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周天勇的博客

国计民生经济学

 
 
 

日志

 
 

周天勇:刘易斯拐点来临要到2020年后  

2010-08-25 09:26:0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刘易斯拐点来临要到2020年后

  作者:周天勇
  来源:学习时报

  中国劳动力过不过剩,刘易斯拐点是不是来临,既是一个学术研究话题,也是一个需要搞清楚的实际问题,涉及中国未来的劳动力就业战略和政策,需要严肃地加以讨论。

  劳动力市场与刘易斯拐点的两大争论

  刘易斯拐点是劳动经济学、发展经济学的重要命题。刘易斯认为,在一国发展初期存在二元经济结构,即传统的农业部门与现代的工业部门并存;农业部门人口多,其边际生产率非常低甚至为零,农业部门具有大量剩余劳动力;此时,只要工业部门能够提供稍大于维持农村人口最低生活水平的既定工资,农业部门剩余劳动力将持续向工业部门转移,为工业部门的扩张提供无限的劳动力供给;并且,其工资线是一水平的直线。随着工业部门的不断扩张和农村富余劳动力的持续转移,到了农村没有剩余劳动力时,劳动力将出现过剩向短缺的转折点,经济学上称之为“刘易斯拐点”。

  近年来我国关于刘易斯拐点是否来临的问题产生了较多的讨论。2006年有学者就提出了刘易斯拐点已经来临的看法,并认为,中国2009年开始将面临劳动力供给的短缺。2010年以来个别企业发生罢工及员工自杀连跳等事件,引发对中国劳动力市场的广泛关注,对刘易斯拐点是否来临的问题再度引发激烈争论。归结起来,主要在两个方面:一是围绕刘易斯拐点是否已经到来,如果已经来了,那中国的就业问题就没有如此严峻,劳动力供需市场就会平衡;如果没有来,劳动力还是过剩,宏观调控还是要将控制和降低失业率放在第一位。二是刘易斯拐点之前是否应该涨工资、提高劳动力成本,按照刘易斯拐点的含义,在拐点到来之前,劳动力无限供给,工资不会上涨,如果涨工资将使中国失去竞争优势。而且,拐点没有到来,还有农民工工资上涨压力,这是一个刘易斯悖论。

  观察上述争论不仅需要考虑刘易斯拐点的理论含义,更要考虑中国劳动力市场的特殊性。刘易斯二元结构模型有其暗含的一系列假设:完全的市场经济体制、人口自由迁移、城市中的劳动力工资纯粹由市场供求决定。中国有自己的特殊情况:中国城乡二元结构使人口难以自由流动;在完全的产业收益成本调节下,进入城市的农村剩余劳动力合理地在各产业间进行配置;党政机关、事业单位和国企的劳动力退出存在障碍;私营企业和外资企业的劳动力进入和退出都较为自由,但随着社保制度的完善,退出难度也在增加;个体户和灵活就业者当前农民工工资上涨的原因 工资决定和形成,不仅要看供求,而且要看基本的生活费用要求因素。近年来我国农民工工资持续上涨是否说明刘易斯拐点已经来临,换句话说,如果刘易斯拐点还没有来到,农村劳动力还过剩,那么农民工工资上涨是否合理?也就是说,需要解释刘易斯悖论。回答这个问题,需要追溯农民工工资上涨的原因。总体来看,我国农民工工资上涨有三点原因。一是国家近年来对农业投入较大,并取消了农业税,农村收入不断增加,若要农民从农村转移出来务工,城市中的用人单位和家庭需要给予更高的工资。二是农村生活的商品化和市场化,低成本自给自足部分持续下降,城乡物价水平也在不断上升之中,城乡生活水平都在提高,社会保险金征缴日趋严格以及缴费的增加,整个农民工的劳动力价格和用工成本在上升。三是政府也在鼓励通过集体谈判协商工资水平,职工集体动议要求企业提高工资是一种制度的进步。长期以来,农民工资增长幅度很小,工资水平仅相当于甚至低于劳动力的生活成本,这是一种不合理的现象。因此,当前农民工工资上涨并非由于刘易斯拐点到来,相反,即便在刘易斯拐点到来之前,农民工工资由于上述原因的上涨,是一个不可抗拒的趋势,并会一直延续下去。

  工资上涨后,也有一些学者开始担心中国是否会失去人口红利,经济的国际竞争力下降。这就应该分析工资上涨对经济增长的双面影响,一方面在劳动力供大于求的情况下,工资上涨会导致失业率上升。原来可以支付5个人的工资现在只够雇佣4个人了。但另一方面,工资成本的上升也会迫使劳动密集型的低端产业尽快调整与升级。

  实际上,刘易斯模型暗含的一个假设是,模型描述的国家,其就业的产业结构在市场机制的调节下,是合理分布的。而在中国则不然。与其他国家处于人均 GDP为3000美元的发展阶段相比,中国产业结构中服务业增加值比例低了近20个百分点,服务业就业的比例低了30个百分点,形成刘易斯转型的渠道扭曲。这里需要特别说明的是,服务业中资本与劳动的关系,并不遵从资本有机构成不断提高,即越来越少的劳动力推动越来越多的资本的趋势。因此,服务业扩大是持久容纳劳动力就业的产业领域。而服务业狭窄,则对劳动力充分就业十分不利。针对这一重大问题,政府首先要调整结构,改变服务业增加值比例和服务业就业比例过低的扭曲局面。应积极促进服务业发展,以吸收农村过剩的劳动力,并且吸收制造业因资本有机构成提高而富余出来的劳动力。其次,由于工资上涨后企业生产成本增加,政府应考虑减轻企业税费负担,尤其是劳动密集型的中小型制造企业,避免其破产而使失业率急剧上升。2008年《福布斯》发布的各国企业税收痛苦指数排行榜中,中国仅次于法国,如果算入征收的各种费,中国企业的税收痛苦指数可能已经超过法国。

  制造企业应对劳动力工资上升的策略是,加快技术进步,用相对便宜的资本替代日益昂贵的劳动力;扩大品牌优势、提高竞争力;同时加强管理、降低成本。

  刘易斯拐点没有来临

  刘易斯拐点是否来临,从理论上要进行深入的研究。我认为,刘易斯拐点在中国没有到来。主要是出于这样几个方面的理论和国情理由。

  第一,中国的城市化水平还很低,农村人口还要继续向城镇流动,包括其中的劳动力。按照刘易斯的模型,刘易斯拐点的到来,只有在农村和农业中没有剩余的人口和劳动力时,才能成立。从统计看,中国2009年城市化水平46.59%,处于低城市化水平国家,人口还要继续从农村向城市流动,包括其中的劳动力。一个低城市化水平的国家,还存在巨大规模的农村人口,说刘易斯拐点已经来临,直观上也是说不过去的。只有城市化水平达到 70%时,说刘易斯拐点来临,还比较接近现实。

  第二,按照劳均耕地来看,中国农业中剩余有大量的劳动力。2009年总计就业的劳动力 77995万人,其中城镇31120万人,农村46875万人,农村就业人员中在乡镇企业就业的有15588万人(实际上大部分乡镇企业已经在城镇,也就是许多在乡镇企业就业的劳动力在农村居住,在城镇上班)。从大数估计,全国近78000万劳动力中,城镇固定劳动力大约为28000万人,农民工20000万人,在农村从事农业的 30000万人。

  即使农村向城镇转移了 2亿劳动力,中国目前的农业劳动生产率也是很低的,农业劳动力在全世界看,也属于极度过剩的国家。中国农业劳动力人均耕地0.36公顷,仅高于孟加拉国和越南,位居全世界倒数第3位。从农场规模看,拉美国家的农场规模可达几万乃至十几万亩,美国农场规模平均3500亩,欧洲国家约为200—500亩,韩国、日本和台湾的农场规模约为30—50亩,而中国的家庭农场规模也就20亩左右,南方一个家庭大约只有5—6亩耕地,而且就这样小规模的农场,也支离破碎,土地不在一起。

  第三,制度改进和技术进步,将加快农村剩余人口和劳动力向城市流动。由于中国的户籍迁移、居住、公共服务、社保等制度的城乡分割,实际是一部分中年和妇女劳动力不能够从农村向城市流动。如果农民进城户籍、公共服务、居住、社保等逐步均等化,农村中的中年劳动力和妇女劳动力就会向城市转移。而改革是一个趋势,农村留守的劳动力终究要向城市转移的。虽然农村中许多青壮年,特别是男性劳动力,已转移到城市,但还有许多老人以及妇女滞留农村。并且每年还新增大量的农村初、高中毕业生,作为新生的农村劳动力,也要向城市流动。

  随着农业技术的进步,农业水利化、电气化、机械化、规模化、化学化和生物技术化等设备和技术对从事农业,包括从事养殖业的劳动力,替代非常明显,而且替代程度越来越高。未来农业现代化与农业劳动力被越来越多的挤出不可避免。

  第四,刘易斯拐点来临的一个重要标志是,农村的劳动生产率和工资水平与城镇的劳动生产率和工资水平基本接近,中国农业和城镇在这方面还差得太远。这样,在农村从事农业的劳动力,向城镇转移时,如果城镇给予的工资低,他就不会向城镇转移。实际上农村和农业中的劳动生产率和收入水平,远低于城镇平均水平。发生民工荒和近期农民工工资上涨压力,不是农村和农业的劳动生产率达到了城镇的水平,而是因为城镇中的一些企业给予农民工的工资低于农民工的生活成本。

  第五,分析刘易斯拐点是不是来临,既要看供给曲线,也要看劳动力的需求曲线和需求趋势。一是从所有制结构看,国有和集体企业在上世纪高峰时期曾雇佣1.3亿劳动力,现在国有企业雇佣人数不到3000万,集体企业雇佣人数不到500万,这意味着国有和集体企业减少了近1亿工作岗位,而且还在继续减少。二是从产业结构看,现在 40%劳动力在农业,27%在工业,34%在服务业。但去年农业增加值占GDP的比重已降到10%以下。这意味着 40%的农业劳动力仅创造了不到10%的GDP,可见农村农业的劳动生产率与城镇工业和服务业相差有多大。而刚才已述,刘易斯拐点的假设之一是农村和城市的劳动生产率大体相当。三是从企业规模结构,以及每千人口拥有的企业数量看,发达国家每千人45个左右,发展中国家国家30个左右,而中国只有12个左右,中国小企业少,地方许多都是大型工业企业发展主导,提供就业机会很少。简言之,无论是从所有制结构,还是从产业结构,还是从每千人口拥有的企业,特别是能吸收劳动力就业的小企业数量看,中国远远没有到劳动力需求把农村过剩余劳动力吸收得已经没有了的时候。

  总之,我认为,刘易斯拐点没有来临。当中国刘易斯拐点来临的时候,大约是城市化推进70%以上时。因此,刘易斯拐点来临,恐怕要等到2020年以后。

  评论这张
 
阅读(640)|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